广东新闻网

儒洞河非法挖沙猖獗 电白阳西均称监管难

移动版  点 击:  2016-01-07 01:19  来 源:电白新闻网  字号:

  阳江阳西县与茂名电白县的交界线,正是儒洞河的河流中轴线。近年来,河沙价格上涨导致该河段挖沙船只俱增。电白县岭门镇大登坡村的一位村民向南方日报记者投诉,挖沙行为已导致村里部分复耕地被毁。村民的这一说法得到电白县水务局的证实。 本文来自织梦

  近日,记者走访儒洞河时发现,河面上有多条不明属地的采沙船在作业,有一个沙场坐落于电白县境内,沙场前停放着3艘并未开工的挖沙船。然而,电白县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儒洞河流域目前没有发放任何采沙许可证。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儒洞河非法采沙情况为何如此猖獗?南方日报记者深入当地展开调查。

copyright dedecms

  ●文/图 南方日报记者 龙瀚 实习生 刘振华 发自茂名电白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暴利催生挖沙船??一条船一年获利近200万元 copyright dedecms

  十几年前的儒洞河简单地用于灌溉。茂名电白岭门镇大登坡村村民告诉记者,那时河水不深,村里的孩子还能下河嬉水。几年前,儒洞河成了不少人眼中的“金矿”,大量资金涌入了这条并不宽阔的小河。

copyright dedecms

  河沙成阶梯式上涨的价格是这条普通河流成为“金矿”的主要原因。 copyright dedecms

  “挖沙的利润太高了。”一名曾在河沙场打工的村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一立方米河沙价格约35元,一条普通的挖沙船一次可挖掘40立方米,一天可挖约4船。如果挖沙技术好,一条船一天可挖市值约5600元的河沙,一年就是200多万元。“假如你有10条挖沙船,每年利润过千万元相当轻松”。 本文来自织梦

  与此相比,一条挖沙船一年的成本仅30余万元,即便算上人工、损耗等因素,利润仍十分可观。

本文来自织梦

  在暴利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儒洞河加入挖沙行列,而其中的大部分人无证无手续。 copyright dedecms

  电白县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电白县境内的儒洞河今年目前没有发放一张挖沙许可证。 dedecms.com

  记者调查发现,儒洞河上的采沙船已不限于在远离河岸的河面抽沙,河岸两边的沙质土地也成了挖沙者们的目标。 内容来自dedecms

  6月27日中午,记者前往儒洞河车田仔附近河段调查时发现,河面上流淌着混黄色的河水,河岸两边的土地几乎全部垂直,有明显开挖痕迹的河岸被河水不停地冲刷,掉落至河中。 织梦好,好织梦

  此时,一艘装有大半船河沙的挖沙船正停靠在电白县一侧的河岸边作业,机器声轰鸣,船上的履带从浅岸的河底带起河沙运至船上。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河岸都被挖成了‘凹’字形。”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电白县岭门镇的大登坡村村民说,村内不少复垦田地就这样被挖沙船只侵蚀。由于复垦地多以沙质土地为主,挖沙者对其热衷,但具体多少复垦田被毁,谁也没有统计过。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上述说法也得到了电白县水务局的认同,据该局调查,确实存在“复垦地被毁的情况”。 copyright dedecms

  沿岸村庄叫卖河道??挖沙须向村里交钱成潜规则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儒洞河所蕴含的利益令所有人都眼红,近水楼台的两岸村庄首当其冲。

dedecms.com

  “想要顺利挖沙,无论合法与否,都要和河段两岸的村庄达成协议。”阳西人陈德坤告诉记者,这是挖沙的潜规则。

本文来自织梦

  2007年,陈德坤希望进入电白县的儒洞河采沙,并租用了电白县岭门镇清湖村吴屋园北村靠河的一块土地作为沙场厂址。 织梦好,好织梦

  “沙场厂址我租用了10年,共10亩坡地,每年承包费1000元,还有清湖村村委会的公章。”陈德坤拿着当时所签订的合同说,除了这块土地外,其还和儒洞河两岸的车田仔、铺仔、高州山村等等村子签订了10份合同,用于承包河道及土地,“在人家的地方采沙这是必须要花费的,不然村民根本不让你挖沙,为此我花费了40余万元”。 copyright dedecms

  由于办理证件受阻,陈德坤称,其虽然与村子签订了合同,但并未立刻开始挖沙。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2009年前后,一个叫李冰的人占了我所租用的清湖村土地,建了沙场,开始非法挖沙。”陈德坤说,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对此,清湖村村委会主任温土均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块土地确实是租给陈德坤的,并非李冰。

织梦好,好织梦

  在村民的指认下,记者赶至这块约10亩的土地后看到,地面上已经建起了一栋2层高的活动板房,房门前停着一辆白色小车,和板房对应的河岸边,停靠着3艘挖沙船,一根长约30米的绑有泡沫的抽沙管随着江水上下浮动,但此时沙场并未开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李冰确实有非法挖沙的行为,我们已于今年3月强行关闭了李冰的沙场,责令其停业。”电白县水政监察大队队长王水广表示。 本文来自织梦

  不过对于陈德坤说的强占其土地一事,王水广表示颇为无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沙场的利润让所有人都眼红,沿岸的村庄也同样眼红。”王水广称,陈德坤所租用的土地靠近河岸,但却位于河堤内侧,属于河道区,“这些土地都是归国家所有的,村委会根本无权出租”。 dedecms.com

  王水广称,有些村民见他人挖沙赚钱多,便将河道及属于河道区的土地出租从中获益,“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但我们无权管理,部分沙场老板因此吃亏也无可奈何”。

dedecms.com

  在粤府办[2001]88号文中,记者看到,河沙资源属国家所有,乡镇、村民委员会或是村民小组等单位和个人均不得以各种形式允许他人在河道采沙。

内容来自dedecms

  王水广还表示,部分村民不仅出租私自出租河道、河道区土地,还帮着非法挖沙者阻挠执法队员执法。 dedecms.com

  交界河道执法难区??取缔河沙偷采亟须联合执法 本文来自织梦

  “近半年来我们已经打掉了管辖区内的20个非法沙场。”王水广称,记者所见的电白境内的沙场属非法沙场,目前已被停工。

copyright dedecms

  王水广还表示,儒洞河非法挖沙屡禁不止的原因:一是暴利;二是沿河两岸村庄擅自出让河道及河道区土地,供他人非法开采;三是两县交界处,监管难度大,“有些非法挖沙船看见我们的执法队员,便躲入河道的另一侧阳西境内”。

内容来自dedecms

  “船能躲到我们这边,也可以躲到电白那边,联合执法亟待开展。”阳西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 本文来自织梦

  相比村民擅自出售土地,让王水广更头疼的是越界偷采。 内容来自dedecms

  “挖沙总要有沙场,只要沙场在我们这边,取缔就相对简单,我们今年上半年已经取缔了电白县境内约20个非法采沙点。”电白县水政监察大队队长王水广称,但对于越界偷采,其称“几乎没有应对办法”。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王水广介绍,电白水政监察大队一共有16个工作人员,能外出执法的只有11个,配有一台车、一台相机,没有船。

dedecms.com

  “眼看着阳西那边的挖沙船伸一条抽沙管过来抽沙,怎么办?”王水广说,更有甚者开着船来电白这边采沙,遇见执法队员又将船开回区阳西那边,“没有船,急得跳脚都没用”。

dedecms.com

  “儒洞河上非法挖沙的情况已持续数年时间,而非法采沙对于河堤、桥梁等基础水利设施破坏极大。”王水广说,两县交界所造成的执法难问题必须由双方联合执法,才能将问题解决。

内容来自dedecms

  这样的说法也得到了阳西县一名政府官员的肯定,“儒洞河段存在大量非法挖沙船只”。 内容来自dedecms


[编辑:电白佬]  【打印】  rss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